今天是2019年7月7日 星期日,歡迎光臨本站 

行業快訊

信息大爆炸的互聯網時代 餐飲業態會發生什么變化?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7/10/30     瀏覽次數:    

  2011年,消費者在餐廳消費買單的時候,對服務員出示了一組團購券的驗證碼。


  2014年上海冬天的街頭,一個抱著傳單的小姑娘,正眼淚汪汪地給主管打電話,“姐,我不發傳單了,沒人要都被丟了,扔得遍地都是,現在誰還用傳單做廣告啊?”

  2015年,某小店正在貼《店面轉讓》的告示,一路過青年不屑道,“沒辦法,名聲都不好了,網絡上都是差評,就算沒來消費過的人也知道這家店不行。”

  2000年以前,互聯網給人們帶來了新的網絡生活;2000年以后,互聯網不僅影響了商業也對商業下的餐飲業進行了一輪改革,從開業、營銷、品牌打造等問題無不與互聯網搭上了關系。傳統餐飲人在商業道路上的前行以前就就像是在用腿走路,速度慢、效果差;而搭上互聯網后,餐飲業就像坐上了一輛快車,跑得快還能引領潮流。

  餐飲人的前行方式從走路到坐上快車的轉變,一方面是告訴餐飲人怎么做會更好,另一方面也是互聯網在逼迫餐飲人急速改變,落后換來的不僅是要被挨打還會被餐飲業和消費者所淘汰。

  在這些影響和改革下,筷玩思維從品牌方、商業環境、顧客三個維度的前后變化來思考,互聯網時代給餐飲人帶來了哪些顛覆性的變革?

  搭上互聯網傳播的快車,餐飲人需要明白哪些變化?

  互聯網時代前,信息的傳播和廣告一直由電視、報紙、雜志等平臺負責,它的痛點是價格高昂無法控制信息接收流向,大網捕魚模式下的聚焦率和轉化率時高時低。

  90年代前后,互聯網的發展在一定程度上讓品牌傳播的費用極大的降低,也讓傳播的速度大大加快,更重要的是使用者可以對客戶群進行精準和低價的信息推送。對品牌方來說,互聯網的信息傳播的快速性和有效性使它突破了顧客從認知到記憶的各種門檻。

  曾經,新餐飲品牌(專題閱讀)在打造消費記憶點的時候,必須要經過至少一個月的開業打折、瘋狂的傳單派發、強迫性的朋友推薦等行為,經過很艱難的一段時候后才有可能達到預期的效果。而搭上互聯網傳播的快車后,或許開業前發布一篇有深度、有熱點的推廣文,就能讓一個新品牌熱度飆升。

  所以很明顯,互聯網屬性給新舊品牌方帶來的不僅僅是一種新業態的補充,它更是一種認知習慣的改變。對餐飲人來說,你不玩互聯網,互聯網就要玩你。

  另一方面,大家都知道近些年來,文化的傳播需要轟動性和獨特性,所以,不可避免的出現了避孕套紙巾、比基尼美女服務員、大便主題餐廳、監獄主題餐廳等低俗文化。在傳播中,確實博眼球是達到目的了,但是文化在商業行為中不是一次性用品,而是需要成為被消費的紐帶。

  要明確低俗文化在傳播之后有沒有消費屬性,就需要商家做一個場景復盤:你帶家人去吃飯,那么比基尼美女送餐到桌,你是看還是不看,看就是耍流氓,不看就是偽消費;監獄主題餐廳遇到兇巴巴的獄警式服務和陰森森的環境,這樣消費者是去找罪受還是去享受消費的?

  在此,筷玩思維覺得,商家在思考怎么讓自己在傳播中獲得相應的消費回報時,必須要做好一個分寸控制,能被消費者群體接受,能將消費和傳播作出個性,對商業傳播來說,傳達出去的信息能被消費者接受,能帶來營業額的增長才是商家該考慮的事情。

  基于互聯網下的消費半徑,它的限制是如何被沖破的?

  三公里,是店家和消費者一直以來設定的半徑,那么,從現在來說,如果說你是餐飲老板,想開一家店,你還會用三公里的用戶數據作為思考依據嗎?先來看一個現實的情況:

  對于一家黃燜雞、蘭州拉面、麻辣燙之類的商家來說,消費者是否會跨三公里的距離去消費?

  對于做茶飲的喜茶、因味茶、奈雪の茶之類的商家來說,它的顧客群僅僅定位在三公里嗎?消費者對商家距離是怎么限制的?

  用一則段子來看顧客的消費心理活動:

  周末了,大龍蝦BOSS打算去拜訪公司的新員工小龍蝦,于是對小龍蝦和藹可親地說,“小蝦小蝦,朕打算這周末去你的寒舍微服探訪一下,怎么樣,意不意外,驚不驚喜?”

  小龍蝦萌萌噠地說,“哇,大王你親自來,我一定請你吃最好的麻辣燙、沙縣小吃隨便點。”

  此時,大龍蝦BOSS的內心是極度崩潰的,心想:尼瑪,朕千里迢迢翻山越嶺坐半小時公交車過去你居然請我吃這個?朕一定要把你開除了。不過大龍蝦對這么萌萌噠的小龍蝦還能怎么樣?當然是原諒他呀。

  所以大龍蝦還是對小龍蝦正色道,“小蝦小蝦,我們大龍蝦不能吃麻辣燙、不能吃沙縣,這哥倆我家樓下就有。”

  小龍蝦摸摸頭道,“那好吧,我請你吃阿拉斯加帝皇蟹蓋澆飯。”

  從段子我們看得出,消費者對不同商家的消費需求和欲望是不一樣的,簡單的說就是消費等值影響了消費半徑,商家越是沒有亮點,越是普遍性,消費者對它們的期待也就降低了,商家越是有個性、有不可替代性,消費者就會去忽略商家的消費半徑,哪怕千山萬水,不過一張機票,如果一張不夠,那就兩張。

  由此看來,那些讓消費者飄洋過海去吃你的商家,他們也是做到了這一點,亮點和獨特性就是打破消費半徑最好的工具。

  信息傳播給餐飲品牌帶來的也有劣勢,山寨文化就問你怕不怕?

  陰陽平衡論是自古以來不變的真理,互聯網給餐飲業帶來各種優勢的同時也不可避免地產生一些劣勢。好的東西要去發揚,而不好的,也要先了解它的規律才能更好地去避免。

  商業永恒不變的本質是交換,商業行為的開放性給予了消費者和商家多重選擇,也造成了消費者對商家和品牌方忠誠度的降低,同時勝者為王的商戰理念讓選擇權交給了消費者,基于這幾塊土壤之下滋生了山寨文化的成長。

  那么理所當然的,珍珠奶茶火的時候,一時間出現了幾百個同類商家;小龍蝦火爆時,就必然出現滿大街的小龍蝦館。在商家、品牌、品類之間只要一個取得好的成績,那么互聯網的經濟環境就必然會出現李逵找李鬼的故事。

  有這樣的一個老灶火鍋,它的品牌之路非常坎坷,早些年的時候,公司創始人面臨的最大困擾不是顧客和產品,而是自己的品牌名,開到6家門店時,它的品牌商標被模仿者搶注。官司前后打了2年,門店做到26家,最終決定忍痛更名。

  它就是井格老灶火鍋,在它剛開始火起來的時候,大家都能看得出它是為什么火的,怎么火的,怎么能和它一樣火,所以很快的就出現了同類的競爭對手。

  對井格的創始人來說,最要命的是競爭對手比你還懂商業,商標用你的還提前注冊了,風格用你的還比你玩的好,就連顧客也要搶你的。

  那么,從上文,我們在山寨和被山寨行為中看出來,就是他們打造的商業行為具有可復制和可快速復制性,可替代和可快速替代性。

  懂得這一點后,就知道怎么來反擊對手的山寨行為,從中來采取一些針對性的措施。

  1)、對于剛步入商業的餐飲從業者來說,要先給自己的品牌申請法律保護,注冊自己的商標和LOGO。

  2)、還需要謹防自己的產品、模式、配方等東西泄露出去被有心的人復制和替代。

  打造屬于自己的痛點、癢點,讓產品、品類、品牌擁有自己的魅力、持續魅力。商家在市場中只有快一點、好一點才能大概率地避免一些被山寨和被損害的情況發生。

  互聯網的公開化捧紅的是白富美的消費理念而不是臟亂差

  餐飲業一直以來的一個根深蒂固認知就是臟亂差,以前的傳統文化和消費環境讓這個認知發揚的理直氣壯,消費者對這個印象熟若無睹也是因為他們知道臟亂差是大環境,而他們的容忍度也是在于不知道這個臟亂差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在有了互聯網的信息廣泛傳播后,一些星級酒店、酒樓等商家不被重視的后廚環境被記者和內部人員扒出來后,如之前的小確幸、海底撈、麥當勞事件,不少商家紛紛刻骨地了解到了互聯網信息傳播帶來的毀滅性。

  2013年8月,日本PIZZA-LA匹薩連鎖餐飲店的東大和加盟店,發生了一起不大不小的丑聞。店里打工的幾個學生妹下班后惡搞自拍,把自己和同事躲進店內冰箱、坐在水池中、趴在地板上的照片傳到了Twitter。

  就因為幾個下班的學生妹,穿鞋進入清洗池、冰箱,拿面團貼在臉上,切匹薩的菜刀成了自拍道具的這幾個行為發生不久后。

  PIZZA-LA運營總公司Four Seeds立刻發出道歉聲明,并直接關停了這家店鋪,還表示會繼續深入調查,嚴厲處分責任人。按說道歉也道了,賠償也賠了,責任人也處分了,我們感覺這件事過幾個月估計就沒人記得了。然而,日本人沒有輕易原諒他們!

  就在事情發生整整3年后,這家公司正式宣告破產,負債額度高達2億4000萬日元。破產原因也清清楚楚:因為之前店員的惡搞照片,導致該店客源大幅減少所致。打工小妹用幾張自拍,就把一家公司搞破產了!

  在中國這邊,今年3月14號俏江南爆出拖把洗鍋、死魚當活魚使用的事情在網絡上爆發后,消費者不禁思考,難道中高端餐飲品牌也會有臟亂差的痛點嗎?

  在付出一定的代價后,后廚環境和衛生成了餐飲業一個備受關注的問題,明檔廚房逆流而上走反路打出了餐飲業一個新的碾壓性優勢,如喜家德、西貝等新老餐飲人的崛起也和餐飲衛生的直觀改善和臟亂差的杜絕有著莫大的影響。

  除了后廚衛生外,互聯網帶來的新業態,基于直播打賞的服務付費,也讓餐廳服務行為首次產生了被尊重的“怪先例”,這些都代表互聯網行為和思維引發的影響已經給餐飲業帶來了翻天覆地的明顯變化。

  互聯網的神來之筆讓消費者有了對生活的新掌控權

  網絡數據的透明化,讓商家將原本的消費半徑從附近幾百米提升到三公里甚至十公里左右,以至于后來讓消費者奉上神位的壽司之神、牛爸爸、成都拉面伯伯等絕世大咖。

  透明化和明朗化是互聯網時代最大的一個改觀,與此同時,消費點評功能也開啟了消費宣泄情感的另一個需求。

  過去的時候,消費者不滿意和生氣的情況商家并不太過于重視,甚至有些商家也不處理,而消費點評和消費社交功能的完善讓消費者擁有了生氣的主動權,在這也給商家敲響了一個新的警鐘,信息透明化讓差評如潮成了商家的墓志銘。

  從此開始,消費者終于能名正言順的決定一家商家的存活率,也讓很多小白商家知道自己錯在哪輸在哪,這絕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另一方面,同樣是和點評相關的網絡生活方式,過去的時候,顧客消費多以堂食為主,而外送因為數據平臺和信息采集的不完善一直是一個對商家和顧客來說可有可無的雞肋。

  2017年的現在,商家和顧客的消費行為已經從堂食擴散到預定、外賣、外帶、零售、自提的各種消費方式。與此同時,數據透明化的餐飲環境也讓消費者在選擇的時候掌握了很多主動權,這些都是非互聯網時代無法想象的。

  互聯網帶來的便利屬性正在消耗傳統餐飲的老舊方式,貿然改革,九死一生,而不去改革,就是十死無生。

  以茶飲市場為例,消費者會飲一杯茶,但非只你一杯茶,這是其一的消費記憶因素;另一方面,消費者會飲一杯茶,但非只飲他人的茶,這是其二的消費市場飽和競爭因素。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18052127237
15156613765
瀏覽手機站
现金棋牌十元提现下载